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晓露垂珠光走影,疾步冲雾追梦来。

    “文兄弟、尸兄弟、郝兄弟,我们查到消息了!”

    旭日初升时分,崔正就冲到县衙寅宾院里扯着嗓门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寅宾院东西两侧厢房屋门同时开启,尸天清和文京墨二人穿戴整齐迈出厢房。

    “诶?郝兄弟呢?”崔正扫了一圈,问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南侧厢房门砰一声大开,郝瑟一手提鞋,单脚跳过门槛,“这一大清早的,崔你捕快鬼哭狼嚎的催命啊!”

    “郝兄弟,有好消息了!”崔正一脸激动道,“昨个儿孙捕头带领我们一众捕快在县城周郊挨村挨户查访,居然真的又寻到几桩牲畜怪死之案,而且和堕仙杀畜的手法是一模一样,原来是那些发现牲畜尸身的百姓怕事,所以自己草草埋了尸体,未曾报官。”

    尸天清神色一肃,文京墨双眼一亮,郝瑟一拍大腿:“那还等什么,崔捕快,赶紧跟咱们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孙捕头已经在茶舍相候,三位请随我来,我们边走边说。”崔正忙道。

    三人点头,立即随崔正匆匆向茶舍走去。

    “崔捕快,你且将新查出的几案的发案时日、地点、死得又是何种牲畜都一一道来。”文京墨道。

    崔正点头,正色道:“最早的一处案子,是在南郊八里的临西村,时间是六月十六,死的是一只山鸡。”

    文京墨皱眉,尸天清沉默,郝瑟竖耳。

    “第二桩,发生在六月二十三,地点是西郊的游鱼村,死的是一只家养母鸡。”崔正道。

    “中间恰好间隔七天啊!”郝瑟惊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后面的日子就有点怪了。”崔正皱眉道,“七月初六,城西五里发现死兔,七月十一,在城南发现诡异狗尸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之前报案的两桩,七月初一城北三石村发现的死兔,以及前日,也就是七月十四,城东郊农户中的那一只狗尸。”文京墨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先捋一捋啊。”郝瑟扳着指头算起来,“六月二十三、七月初一,七月初六,七月十一、七月十四……间隔好像越来越短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走在最前的崔正向三人让路,让郝瑟等人率先进入茶舍。

    “三位兄弟,孙某有礼了。”茶舍内,孙莽起身向众人抱拳。

    “孙捕头有礼了。”郝、尸、文三人还礼。

    “三位可听崔正说了案情?”一落座,孙莽就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了,正觉着纳闷呢。”郝瑟道,“文书生,你不是说那堕仙每七日才吸一次脑髓,为何这个堕仙的作案时间如此特立独行啊?”

    文京墨一身儒雅之风,向孙莽一抱拳道:“孙捕头,此堕仙作案时间看似无常,其实甚有规律。”

    “文公子请详说!”孙莽忙道。

    文京墨点了点头,转头望向崔正:“崔捕快,可有地图、笔墨?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!”崔正急急忙忙跑出,不多时,便取了一张乐安县地图和笔墨纸砚回来,一一放在了茶桌上。

    文京墨上前,笔尖沾墨,迅速在地图上勾画起来:

    “六月十六,林溪村,野鸡;六月二十三,游鱼村,母鸡,七月初一,三石村,死兔;七月初六,城西三里,死兔;七月十一,城南,狗尸;七月十四,城东郊,狗尸。”

    这一大圈画完,众人立即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距乐安县城越来越近了啊!”郝瑟惊呼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”文京墨手持毛笔,用笔尖将各个案发点按照时间顺序用细线连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连,众人看得更是清楚,立时震惊非常。

    地图上的画出的,乃是一个逆时针旋转的螺旋线路迹,而且行动轨迹越来越接近乐安县城。

    “文公子,这、这是……”孙莽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不忙,孙捕头,您且再看。”文京墨又抽出一张白纸,在上面将案发时间,死的动物种类一一对应写下,凝声道,“孙捕头您看,六月十六、六月二十三和七月初一,三次案发,中间皆间隔七日,前两起被杀的是野鸡和家鸡,后一起被杀的是家兔,而从七月初一之后,便是间隔五日犯案一次,死的皆是兔子,而从七月十一之后,便是间隔三日犯案一次,死的牲畜皆为狗。”

    文京墨一边说一边在日期间写下间隔日期。

    “七天、五天、三天……”郝瑟双眼一亮,“老子知道了!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唰一下射向郝瑟。

    “是等差数列!”郝瑟大叫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卧槽,这个朝代有等差数列的概念吗?!没有吧,哈哈……

    郝瑟立即回过神来,忙干笑两声道:“额……哈哈,我是看气氛有点紧张,缓解一下嘛,哈哈哈,文书生,你继续、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等差……”文京墨却是眸光闪了闪,点头道,“这个说法倒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每次都差了两日时间。”尸天清也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,每次缩短间隔时间之后,便会……”文京墨在“鸡、兔、狗”三种动物间划过一道长线,“换一种更大的牲畜吸食脑髓。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崔正瞪着两眼道。

    文京墨眯了眯眼,放下了手里的毛笔,看了一眼旁侧的尸天清。

    尸天清面色沉凝,哑音渐冷:“这只堕仙越来越饿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不由色变。

    “没错,越来越饿了。”文京墨定定看着那张地图,“而且一次较一次更接近城镇,说明他发现城镇之中,食物会更多、更美味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”郝瑟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望向文京墨和尸天清,“堕仙下次就会来镇上找更大牲畜,比如:羊、马、还是牛?”

    崔正和孙莽也慢慢抬头,一脸惨白看向文、尸二人。

    尸天清垂眸静盯地图,默言不语。

    文京墨轻吁一口气,唇瓣开启:“更有可能的是——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同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文公子,此言可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孙莽话音未落,突然,一个小捕快面色惨白冲了进来,嘶声裂肺大喊道:

    “孙捕头!不好啦!今早有人报案,说是打更的老头死在城南水井边,而且——”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!”孙莽噌一下站起身,提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小捕快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:“看起像是被蜘蛛精害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孙莽和崔正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尸天清慢慢起身,一身凛冷冰霜之意。

    文京墨轻呼一口气,慢慢阖眼。

    郝瑟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暗道:

    文狐狸,你可真是个乌鸦嘴!

    *

    阴暗太平间内,正中间的木板床已经更换了主人。

    之前的那一具狗尸已被抬到了角落,取而代之的是一笔直挺挺的“人尸”。

    细密银丝紧紧缠绕周身,仿若一个巨大的蚕蛹,唯留一个脑袋在外面,口齿大张,两眼翻白,面色青紫,头顶破开一个大洞,流出为数不多粉肉色的脑浆,就如一块块碾碎的豆腐脑。

    郝瑟捂着口鼻站在一边,强忍胃里的翻腾,用眼角瞄向正在给尸体验尸的仵作。

    那仵作已经年过六旬,皮肤干瘪得简直犹如干尸,正用一根剪刀企图剪开缠在那尸体上的银丝,可一剪刀下去,就好似剪在弹性超强的肉筋上一般,被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仵作,那个剪不开,只能寻一个空隙将银丝狠力剥开,再把尸体从里面抽出来。”颇有经验的崔正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?以前那些猫啊狗啊也就罢了,这可是人,若是那般撕扯,万一弄坏了尸体,老头子我可没法验尸!”仵作怒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这怎么办?这蜘蛛丝如此结实……”孙莽犯难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蜘蛛丝,是拂尘。”尸天清突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拂尘?!”众人大奇。

    尸天清长睫低垂,遮住眸光,哑音低沉:“万仙派弟子皆以一种名为‘缈月尘’拂尘为武器,拂尘顶端尘毛材质十分特殊,若以万仙派独门内力催之,便可随心而动,如粘丝延伸无限,而且坚韧无比,不怕刀砍斧劈,唯怕火烧。”

    “拿火把来!”孙莽大喊。

    崔正立即奔出,取了一个火把回来,递给尸天清。

    尸天清手持火把,在尸体胸口处的银丝高三寸处慢慢加热,就见那银丝渐渐发亮,然后,呼一下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仵作立即甩出一块破布,盖在了火苗上。

    待灭火破布拿下,但见那紧密的银丝有许多被烧断了,留出一条细细的缺口。

    仵作立时大喜,探手深入缺口,慢慢剥开银丝,足足废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将尸体完整无缺剥离出来,开始查验尸身。

    “仵作,怎么样?”孙莽看着忙碌仵作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仵作慢慢摇头:“此人是被这银丝勒住窒息而死,哎呦,肋骨都被压碎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