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东哥听完我的话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根据我得到的消息,歪脖子这个人有小儿麻痹症,而且也精神不太正常,可能是从小落下残疾的原因,让他的性格有些扭曲,他好像是从少管所出来之后不久,就结识了冷磊这一伙人,但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,没人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东哥,你怎么对他们那边的情况,了解的这么清楚呢?”史一刚瞪着无知的小眼睛,十分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东哥伸手就用筷子敲了史一刚的头一下:“不该问的别问,你现在要多做、少说,懂吗?”

    史一刚呲牙一笑:“明白!”

    东哥点了点头:“昨天晚上我审了一下边杰,虽然对于周坤和李云武的事,他不肯松口,但对于房鬼子那边,他却没什么保留,把知道的情况像竹筒倒豆子一样,全都吐了,目前房鬼子那边,边杰只接触过扈潍身边的一伙人,其余人的去向他不知道,但大樊、二樊这哥俩,他之前就认识,边杰说,这哥俩在东城区开了一个台球厅,我上午派人去打探过了,这个台球厅叫‘超凡球室’,刚才那边回电话,说台球厅现在仍在营业,而且樊家哥俩也在!”

    “东哥,啥指示啊?”我听见东哥这么说,就大致明白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现在公司这边的情况,你们也都看见了,子谦和明杰受了伤,暂时是没有行动力了,另外一边,买矿的老金是咱们的救命稻草,也是眼前的重中之重,所以小二、大斌、国豪全部被派去了他身边,而房鬼子这边既然已经出手了,那很快就会让扈潍这伙人转到暗处,我估计樊家哥俩开的这个台球厅,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关门歇业,所以咱们得抢在他们消失之前还击,时间很紧,我想来想去,身边能动的人就只剩你了!”东哥看着我:“当然了,让你去对付曾经的兄弟,我知道这很难抉择,所以你如果不想去,我绝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能去!”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:“现在我和冷磊之间已经撕破了脸,没什么好顾忌的了,何况只是他手下的两个马仔呢!”

    东哥放下饭碗,拍了下我的肩膀:“你和冷磊的感情有多深,是我不能体会的,但你现在是我弟弟,我就得对你负责,你要记住,那天在灵堂,冷磊是真心的打算废了你,大斌可以救你一次,但是不能救你一辈子,小飞,我知道结局你挺难接受,可现实就是,你跟冷磊不仅不是兄弟了,还是仇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听完东哥的话,我的心就像是被掏了一下似的,一阵绞痛。

    东哥叹了口气:“小时候我家住在乡下的一个小村子,我小的时候,别说网吧了,连小霸王游戏机都没有,所以我最大的乐趣,就是去山里玩,有一次,我救了一只受伤的黄鼠狼,就把它抱回家里养好伤,然后给它放了,从那之后,我家门口就总出现野鸡和老鼠什么的,我虽然没看见过,但我知道,那都是黄鼠狼给我叼来的,动物这东西,有时候挺有意思的,人都觉得它傻,但是动物尚且懂得知恩图报,可人却不一样,人一旦心中有了恶,那就会忘记一切美好的过往……”

    史一刚听见东哥的故事,深有体会的点头:“东哥,你说的这种事我也遇见过,我七岁那年,那时候我老舅还没去意大利混黑手党呢,我就总去他家玩,有一次我在我老舅家门口,救了一只生命垂危的屎壳郎,从那开始,它就总往我家滚粪球,于是我就一脚把它踩死了!”

    “对,毕竟你们都姓屎,五百年前是一家!”阿振嘴特别损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大家也都跟着笑了,气氛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根据眼线给我的消息,樊家哥俩正跟一伙小混子,在球室附近的饭店喝酒呢,等他们俩回到店里之后,你就出发吧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东哥想了想,再次叮嘱了一句:“咱们现在办事,没有多余的人手支援,所以这个事,就由你带着王振和史一刚,三个人去办,记住,一切以自己人的安全为主,如果办不成,就撤回来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东哥!”

    东哥交代完了之后,我们就拿了一副扑克,大家一边喝酒一边打牌,开始等待台球厅那边的消息。

    扔出一张牌之后,我看着关押边杰的那间仓库,无聊的找着话题:“东哥,边杰这个人,你打算怎么处理啊?”

    “等李云武联系我赎人。”东哥管上我的牌,随口答道。

    “赎人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咱们现在对于钱太渴了……他们让咱们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,我也不能让他们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