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???”肆亦黑人问号脸,他这是被人耍了?

    可回想起刚才的情景,易不休的模样,不像是在演戏,而是在真情实意的说那些话。

    那阿墨呢?这么快就接受了?

    怎么跟他想好的剧情一点都不一样?

    还是说,阿墨根本就没把易不休的告白当回事,只觉得易不休是为了救他,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出戏?

    嗯……肆亦觉得第二种可能会比较高一点,因为阿墨的智商……嗯!

    楚清墨:……你嗯个屁啊嗯!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

    楚清墨安全退出战场,不休也不再掩饰,大显神威!

    肆亦这个臭不要脸的反派,还想跟他抢人!活腻了!

    肆亦也知道今日不除了易不休,怕是带不走楚清墨了,所以当即便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神魔俩君主大战,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很多神官都赶到了现场想要助神君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然而引起这场战争的蓝颜祸水楚清墨,正在神界安全的地方瞎溜达。

    离了那么远,还是能感觉到不休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巨大力量,压的他心头闷闷的,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此时这种不舒服的感觉,已经被楚清墨彻底忽略掉了,他满脑子都是之前不休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搞了那么久,他把不休当兄弟,不休却想睡他?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以前在现实生活中的时候,不休虽然时常跟他斗嘴,互相嫌弃。

    但只要是他的事,不休都是有求必硬……啊呸!

    有求必应的!

    正如不休所说,易家的人皆因楚家而死,不休那么恨楚家人,为何却对他一再容忍?而且还非常信任他?

    是包容吗?是责任吗?不,是爱!是喜欢!是想睡他的那种感觉!

    楚清墨浑身打了个冷颤,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总说自己是钢铁直男,可是……他好像钢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这要是换成肆亦来对他说这种话,他刚才可能就真的动手了。

    可说这种话的人是不休,他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等不休打完架之后,还想约他一起去魔界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清墨突然停住了脚步,转身就往藏宝阁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等不休打完架跟他一起去?

    他应该趁着肆亦不在魔界,自己去魔界找方法啊!还不用麻烦人!

    只要肆亦不在魔界,就凭他的智商,魔界那群魔兵不是他的对手!

    现在能送他回魔界的人,只有那个藏宝阁的长老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人还没到藏宝阁便撞上了个棘手的人物。

    害死原主的那对狗男女之一的女,青鸾。

    她不是被不休赶回老家了吗?怎么又跑回来了?

    青鸾看到楚清墨也是大吃一惊,随即像是想通什么似得,仰头大笑了起来,笑声有些癫狂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原来如此!我说呢!”她似乎有些接受不了这个打击,盯着楚清墨神色恍惚,还一边往后退。

    楚清墨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了她一眼,然后继续往藏宝阁那边跑。

    这姑娘估计是精神失常了,懒得理她!

    结果他刚跑两步就被青鸾拦了下来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