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这几天,颜安天天晚上叫蓝尔去她的寝宫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宫里宫外都传疯了,而把蓝尔送进宫里的蓝家,已经高兴坏了!

    看来蓝尔深得陛下恩宠啊,连召几天,这是要被独宠的节奏啊!

    而封北这几天已经慢慢冷静下来了,他是来帮洛尚书做事的,不是来争宠的!陛下召了谁都跟他没关系!

    只是心里有一股憋屈,有点发泄不出来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憋了几天,封北终于忍不住想要去后花园走走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带丫鬟,一个人想散散心。

    刚走到花园里,就看到凉亭那边坐了几个打扮的花花绿绿的男人,一群男人打扮成这样,实在没眼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就知道是颜安后宫中的男宠们,只是最近颜安独宠蓝尔一人,这群人都被忽视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正巧在讨论蓝尔的事情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说道:“陛下果然还是喜欢有才华的男子……哎,谁说男子无才便是德?我们这种没有才华的,陛下连看都不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那蓝尔真有那么厉害?琴棋书画我也会啊,陛下为何不喜欢我?”又有人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子,能跟蓝尔比吗?他也算是宫中数一数二的美男子,陛下宠这样的人也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长的好看又有什么用?洛尚书送进来的那个叫封北的,据说是后宫中最好看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封北本来还有兴趣想听听蓝尔的事情,但是说到后面他们居然说起了他?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的事情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。他说病了不能去侍寝,结果陛下亲自去到了他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“多令人羡慕啊!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陛下第二天一早出来,就再也没有去过……怕是个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封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封北一张脸憋的通红,他想起了之前颜安也说过这种话。

    说他可能不行,怕做到一半他猝死了……

    没想到这群人也是这么说他的!明明他和陛下什么都没有做过,怎么就能证明他不行呢?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好不好?”封北出来散步时就是一肚子气,现在听到他们说他的坏话,实在是忍不住,捏紧了拳头,大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背后嚼人舌根,你们恶不恶心?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封北过来了,先是被他的长相惊了一下,这模样确实算是后宫中的第一美男了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中看不中用!

    众人想到这里,不自觉的低低嗤笑了起来,丝毫没有说坏话被人抓到现场的尴尬感。

    反而越发的嚣张了起来,其中一个捂着肚子,很是夸张的大笑道,“说你怎么了,我们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封北大声反驳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倒是说说,陛下为何只去了你那里一晚,就再也没去过了?”那人不依不饶的问。

    “嗯?朕好像听到了年度最佳笑话。”

    就在封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时候,颜安带着一群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继续说道:“好歹朕还去过他那里一晚,像你这种朕一晚都不想去的,你不觉得更丢人吗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