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在一群人的陪伴下来到了清心院门口,门是关着的,颜安停下脚步,明知故问的问旁边的公公,“这里住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是封北封公子,洛家送进来的。听闻长得不错,就是有病,陛下还是不要太靠近比较好,免得传染。”

    公公说着,上前一步,挡在了颜安面前。

    “既然入了宫,就是朕的人了,得了病就得治,让开,朕进去看看。”颜安才不管三七二十一,推开公公,大步走了过去,直接把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她刚推开门就看到一个清瘦的背影,像是受到了惊吓,着急忙慌的往里面的屋子跑去,连头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想来刚才他一直在门口偷听,就是没胆子开门,现在她亲自来开门了,他还吓跑了。

    他很高,但是很瘦,跑起来颜安都怕他会被风吹跑。

    封北快速跑回房间,把门关上了,很明确的意思,他闭门不见客。

    公公也走了过来,看到他竟敢这么对陛下,当即便吼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!陛下亲自过来看你,你居然闭门不见!看到了也不行礼!真是反了天了!”

    公公越说越气,撸起袖子就要过去,颜安立马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公公,别这样,新人刚进来不懂规矩,被朕吓到了也情有可原。”说完,负手而立,瞥了众人一眼,“你们先出去,朕亲自去找他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颜安一个威胁的眼神看过去。

    公公立马垂下了头,“您小心一点。”说完带着众人退出了院子,还贴心的关上了院子的大门。

    颜安慢悠悠的走到封北的房间门口,轻轻敲了敲门,“现在院子里就朕一个人,你还害怕吗?”

    门内半天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颜安继续说道:“你这样确实有些不给朕面子了!”

    吱——

    房间门被打开了,里面站着一个面如冠玉,眉清目秀的美男。

    他眼里带着一丝无辜,看着颜安眼睛都不敢眨,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颜安微微眯眼,“你就是封北?”

    封北撇过头不去看颜安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颜安继续问道:“见到朕为何连声招呼都不打?还转身就跑?朕长得有那么吓人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封北偷偷看了一眼颜安的脸,颜安其实长得很清纯,但是为了符合她女帝的形象,故意把妆化得很威严,硬生生的让她看起来有几分老态。

    不过绝对不丑,所以也没有吓人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他只是……来到宫里那么几天,从没有见过女帝陛下,刚刚听到下人来说女帝往这边来了,他有些紧张罢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陛下连门都不敲就直接推门而进,把他吓到了。

    胆子小,怪他咯?

    “不邀请朕进去坐坐?”颜安皱了皱眉,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什么性子冷淡的人设,全部都是假的!

    封北侧开身子让颜安进屋。

    颜安也毫不客气,走进去就坐到了凳子上,打量起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的房间弥漫着一股药味,正如刚才那位公公所说,他应该是有病的,而且长期喝着药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