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月如霜,你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真当本相治不了你了?”月天德双目赤红,可见其愤怒。

    薛定天亦在此时开口:“月如霜,你若是不将解药交出来,本侯定然会追究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侯爷是想如何追究?”月如霜反问,末了,又看向月天德,道:“丞相大人,我为何会变成这样,你不是心知肚明?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月天德怒喝。

    月如霜摇了摇头:“除了这么几句,你便没有其他话可以说了?”

    “月如霜,将解药交出来!”月天德道。

    月如霜叹了一声:“看,你对我尚且如此,你说我为何要对你千依百顺?你是父,可是,你未曾尽过半点父亲之责,且从未将我当成亲生女儿,我不认为要听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你相府的女儿,可真是不得了。”蓝心冷笑:“不管怎样,我今日都要讨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薛定天接口道:“丞相大人,若然你无法让她交出解药,不如将她交给本侯,让本侯亲自来要?”

    上官依晓一听,她正有此意!

    月天德却蹙起眉头,唯利是图的他,在得知月如霜和邪医的关系后,他便是再厌恶月如霜,也想将她留在府中,这会儿,薛定天提出要将她带走,他便是用脚趾头也能想到月如霜被 带走后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而在受到那些待遇之后,月如霜必定会恨,到时候,他想要让月如霜把银子给他,便更加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便是本小姐随你去候府又如何?”

    月如霜嚣张狂妄的声音,打断了月天德刚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月天德和上官依晓皆是不可置信地看着月如霜,她脑子坏掉了吗?难道不知道侯爷明显的不怀好意?她是不懂?还是别有心思?

    想到后面那种可能,两人皆觉得不可能,毕竟,月如霜近来虽然越发的张狂,但是,她毫无功夫,侯爷手下也有几名高手,她能讨得了好?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月如霜的话都出了口,薛定天眼中也划过一抹阴狠的笑,他看着月如霜,道:“本侯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将解药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月如霜冷笑:“连夜墨琛都办不到的事情,本小姐倒也好奇,侯爷你要如何办到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之人无一不惊,厉王竟都无法让月如霜心甘情愿地交出解药?

    等等!不对啊!厉王需要月如霜交什么解药?

    差点就被月如霜这女人给骗了。

    薛定天道:“月如霜,你早就被厉王休了,还想借着厉王来给自己脱险吗?你以为本侯会信?”

    “本小姐奉劝你一句,最好别带本小姐去侯府,也别带本小姐去救你那儿子,否则,本小姐怕你们后悔都不及。”月如霜道。

    薛定天未开口,蓝心倒是先开口了,他说:“老爷,竟儿在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