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玉帝想的美好,实际上已经迟了,因为当月老的慕流尘已经几百岁了。

    被剔去仙骨回到凡间后,虽然还没死,但也已经是白发苍苍快要入土的老人了。

    在神界他可以保持年轻,没了仙骨,也就是个普通人了。

    慕流尘就是想到这一点,最后才没有强行闯去找百花仙子的。

    万一把颜安救活了,她不愿意跟他一起下凡,或者嫌弃他老怎么办?

    这样刚好,他到了凡间也是将死之人,要死大家一起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颜安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根都快伸展不开了,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着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在一个小花盆里,里面的土也是普通的土,一点仙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她周围的环境很是落魄,一个茅草屋,她在院子里晒太阳。

    ???

    这是个什么地方?

    她被灌醉酒的时候,一点意识都没有,所以不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是慕流尘把她卖了?

    她连忙点开智脑,回顾了一下她晕倒的时候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才得知慕流尘已经变成了凡人。

    正当她想感慨一下的时候,她忽然看到院子外面走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,手里拄着拐杖,另一只手里拿着两个馒头。

    虽然他苍老了很多,但颜安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慕流尘了!

    她努力的想变成人,结果发现一点用都没有,她变不成人了!

    他变成了凡人,她也变成了普通的花?

    “咳……你这棵小草,还以为你活不了多久了,没想到几天过去了,晒晒太阳你又精神了……可惜我没什么精神了。”慕流尘的双眸有些浑浊,慢悠悠的走到颜安旁边坐了下来,然后丢开拐杖,把她连盆带花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颜安没救了,毕竟他上诛神台的时候,剔去仙骨那锥心的疼痛他还记忆犹新,而且当时颜安在他怀里,身上的仙气肯定也被削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还以为她坚持不了多久,没想到她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“慕流尘,你不是一直很嫌弃我的吗?干嘛为了我把自己变成这样?”颜安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自己是普通花的颜安,一开口,慕流尘却听见了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只是变不成人了,但还是能说话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醒了?”慕流尘听到熟悉的声音,浑浊的眼眸瞬间清明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别激动……小心一个激动死过去了!”颜安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个年纪,真的不能太激动!

    “小草,你在咒我?”慕流尘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幅模样,一点都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“哪儿敢啊!我还怕你又惩罚我呢!”颜安哼哼唧唧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了。”慕流尘的语气柔了不少了,“我不会再做那种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再做那种事情没有人会救她了。

    颜安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,正想开口安慰几句,她不怪他的。

    还没开口,慕流尘忽然又说了一句,“我是很嫌弃你,但是我没说不想跟你在一起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