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封北不情不愿,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,他不愿意脱鞋上床,就坐在床边,伸手轻轻的给她捏肩。

    本身看起来就很娇弱,捏起肩来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颜安出来的时候是披着外套的,她把自己的外衣扯下,丢到一边,然后滚到床里面,给封北腾出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能上来给朕捏吗?这样捏舒服一点。”

    封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嘛!挑一点很正常!

    封北默默的告诉自己,一定要忍!

    他又慢吞吞的上了床,坐在颜安身侧,这次手法娴熟了很多,像是经常给人捏一样,比刚才不知道好了多少。

    颜安微微眯眼,心里有种不爽的感觉,“这熟练的手法,看来你以前经常伺候别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经常给我祖母捏肩,怎么了?”感受到颜安的心情可能不是太好,封北的心情也莫名其妙的变差了,说话也有点冲。

    “陛下若是不满意或者嫌弃,可以去找别人帮你捏!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给祖母捏,颜安心里的气才消了,她还以为封北给那个叫什么洛漓的洛尚书捏过呢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不满意,我的意思是你捏的很好。”颜安立马换上了笑脸,同时闭上眼睛,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封北捏到手酸,颜安都没喊停,等他忍不住想要抱怨的时候,发现颜安已经趴在他的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陛……陛下!”封北吓得赶紧推了推她。

    不能在他这里睡啊!说好的休息一会儿就离开呢?!

    吱——

    就在封北干着急的时候,一丫鬟突然推门而进,她手里端着一盆洗脚水。

    一进来就看到床上的俩人,她愣了一下,然后默默的退出了房间,还贴心的关上了门,其间一句话都不曾说过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封北见到丫鬟出去了,翻身下床想要追出去解释点什么,结果刚下床想要追出去,就发现自己的衣摆被颜安抓住了,让他没办法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?”本来在装睡的颜安,感受到封北居然想要追出去对一个丫鬟解释点什么,这让她觉得很是奇怪啊。

    这就只有一个解释了,那就是那个丫鬟是洛漓的人,被她看到了,她一定会回去告诉洛漓的,所以封北才这么着急。

    呵呵,很在乎人家的感受嘛!怎么不想想她呢?

    颜安在心里冷笑,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摆,让他没办法追出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她抓得这么紧,傻子都知道她在装睡了。

    封北的声音仿佛都染上了一丝哭腔,“陛下,您既然没睡,要不要回自己的寝殿?”

    “朕乏了不想走,你背朕回去?不然朕就在你这睡下了,再敢吵到朕,朕就杀了你。”颜安眼睛不睁,语气也很冷淡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安静了两秒钟,颜安再次说道,“还有刚才那个丫鬟,进门之前不敲门,这么没有礼貌吗?应该找个嬷嬷好好教导教导她。”

    封北咬了咬下嘴唇,“那……那我送您回去!”

    他根本不管颜安说了什么,现在一心只想把颜安送回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