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慕流尘一把把她搂进怀里,垂眸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放过我好吗?”颜安不知道该怎么说,丢下这句话瞬间变成了花,逃避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有时候男人计较起来,比女人还麻烦的!

    慕流尘怀里一轻,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变成了一株轻飘飘的植物。

    他捧在手心里,冷哼一声,“别以为你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!回去再找你算账!”

    慕流尘带着颜安先离开了这个地方,再怎么说这里也是丘比特的地盘,还是回到自己的地方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去之后,慕流尘把她放回姻缘树旁边,转身就走,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颜安心里有些疑惑,不过也没有多想,她心里还想着丘比特的事情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这小伙子有点可怜呢?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慕流尘才回来,回来的时候手里提了一壶酒。

    他走到颜安旁边坐下,看着她依旧是植物的模样,丝毫没有要变回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打开酒壶,仰头自己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成人了,不打算变回来给我看看吗?”慕流尘问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刚才说要收拾我来着。”颜安摇头,身上的叶子跟着摇晃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慕流尘叹了一口气,又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他忽然转头,“噗”的一声,把嘴里的酒全部喷在了颜安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颜安是植物沾不得酒,在他把酒喷在她身上的那一瞬间,颜安立马变成了人,扑进了慕流尘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要!啊!我要死了!!”颜安惊恐的大声喊着,一边喊一边往慕流尘的怀里缩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慕流尘没想到颜安会这么激动,他以为她顶多变个身,然后委屈巴巴的看着他而已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直接扑他怀里来了,而且还在他怀里不停的乱动。最重要的是,她每次变身都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力气了……要死了要死了……”颜安把身上的酒全部蹭到了慕流尘身上,软绵绵的趴在他怀里,小脸通红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反应不用这么激烈吧?”慕流尘拍了拍她光滑的后背,然后变出一件衣服给她披上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没听百花仙子说吗?我不能沾酒的!”颜安哼哼唧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就算是变成了人,沾了也会死掉吗?”慕流尘淡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唔?”颜安刚想点头,结果慕流尘又喝一口酒,直接吻住了她的唇,把酒全部渡进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颜安现在整个人迷迷糊糊,眼冒金星,不是被他吻的,而是喝酒喝的。

    人设不同,她现在是沾酒就醉。

    一个充满酒气的吻,在颜安快要闭气的瞬间,慕流尘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姻缘,我给你了。你想要我,我给你了。为什么你还是向着他?”慕流尘紧紧地抱着颜安,醋意渐浓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都还以为颜安第一次跟丘比特走,是因为他不给颜安姻缘线,所以她去找了跟他同一个职业的丘比特,想让丘比特给她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