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许久,都没有人敢叫价,毕竟,神农阁长老的第一,没有谁想得罪。

    拍卖师脸色阴沉得可怕,他最恨的就是那种仗势欺人的人了。

    奈何他现在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也是光明正大的叫价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印平心情稍稍好了一点,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,从他当了枯长老的弟子之后,还鲜少有人敢驳了他的面子,和他作对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得意洋洋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,“二十二万墨芯币。”

    拍卖场陷入了一瞬间的寂静,随即,拍卖师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二十二万墨芯币,还有谁要加价的吗?”这次的叫价如同一股新鲜血液般,让拍卖师瞬间满血,那点因为印平而憋屈的郁闷也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喊价的人赫然就是乔莞莞,而众人自然也认得她的声音,这不是之前和曲敬竞价,差点把曲敬气的吐血的女人吗?

    这女人现在居然对上了印平,还真是敢,胆子真是大啊。

    印平阴鹜的眼睛微微眯起,手更是攥紧成拳,狠狠垂在了桌子上,桌子应声而碎,把里面的人都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二十三万墨芯币!”印平的声音咬牙切齿!

    “三十五万墨芯币!”乔莞莞继续跟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乔姑娘,你这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乔莞莞对之前她和曲敬争抢百草果的事情可以理解,但是现在,他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这紫阳符可是她自己炼制出来的,但是她现在居然自己去叫价,还一副誓要和印平争夺的模样,让秦般不解了。

    自己买自己的东西?难道是为了气气印平?

    乔莞莞唇角勾了勾,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,“秦般大师接着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万墨芯币!”印平紧咬着加价。

    乔莞莞轻轻一笑,含着楚卿递过来的水果,随即道,“五十万墨芯币。”

    印平脸上氤氲着强烈的暴风雨气息,房间里的人都不敢靠近他。

    生怕不小心惹到他,下一秒自己就会死。

    印平压抑下心中翻滚的怒气,提起音量道,“对面包厢的姑娘,在下神农阁枯长老坐下弟子印平。

    印平对这紫阳符甚是喜欢,对它志在必得,希望姑娘能割爱,在下一定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印平的话里语里,都是希望乔莞莞能把这紫阳符让给她,然后彼此交好。

    只是有的人却是能听出他话语中的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若是她不愿意将紫阳符“让”给他,就肯定是和他结怨,和枯长老结怨,和神农阁结怨。

    众人想,在印平这一威胁下,这姑娘总该会把紫阳符“让”给印平吧。

    奈何那姑娘却是轻笑了一声道,“原来是神农阁枯长老坐下的印平大师啊,真是久仰久仰。

    原本印平大师怎么说,我是应该把这紫阳符让给你的,奈何我对这紫阳符也甚是喜爱,所以实在没办法让,这里是拍卖会,印平大师,我们公平竞价吧。”

    乔莞莞的话很是直接地就拒绝了印平,而且还拒绝得让心情无从反驳。

    这里是拍卖会,你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