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颜安慢慢的逼近封北,她的脚尖已经抵在了封北的脚尖上,两人相隔的距离,可想而知有多近。

    “朕就是想亲你,你觉得你反抗得了吗?”颜安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迫使他弯腰垂头,自己垫起脚尖,吻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唇很凉,颜安都能感受到他的唇瓣好像在发抖,不知道是太紧张了,还是在害怕。

    颜安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这主动到让封北不知所措,他的腰越弯越低,最后颜安都不用踮脚就能轻而易举的亲到他。

    颜安吻技还是有的,虽然封北是个小白,但他在颜安慢慢的引导下,逐渐的有些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等颜安自己吻够了才松开封北,她舔了舔唇,眼底泛着水光,表情看起来诱人之极。

    封北气喘吁吁的咽了咽口水,有种还想亲她的欲望……

    可惜颜安已经松开了手,并且把他身子推直,壁咚在了门板上。

    “今晚过来侍寝!”说完,霸气的把他推开,自己打开门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独留封北一个人站在房间里,傻愣愣的望着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等她出了院子大门后,他才摸了摸自己的唇,本来冰凉,刚才被她吻的变得滚烫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就要侍寝了?

    他以为他是同批进宫的男宠中最不可能被找去侍寝的,因为他经常闭门不见客,也不出门,行事低调,应该不会注意到他才对。

    没想到陛下第一个就注意到他了,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。

    虽然颜安整天都想跟他黏在一起,但是想到外面等着她的那群人,她还是忍痛割爱,把他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等晚上他们两个在缠绵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晚上,王公公拿着牌子过来让她翻的时候,颜安想也没想的翻了封北的牌子。

    等下人过去请封北过来的时候,却得知封北从下午她离开之后旧疾犯了,这会儿怕是没办法过来侍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颜安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太过开放,把他吻出毛病来了?

    不是吧?她走的时候看他还是好好的啊!

    “朕亲自过去看看。”颜安说着,从床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可……小心传染……咱们换别人好不好?”王公公也是操碎了心,生怕颜安出个意外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朕就看上他了!”颜安也犟,自己拿着外衣披在身上,也不需要人陪,出了自己的寝宫直接往清心院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哎哟喂我的陛下!您要是也伤了凤体,您让老奴怎么办啊!”王公公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王公公,朕难得看上一个人,你却百般阻挠,朕要不开心了!”颜安一边走一边说。

    这个王公公是她母亲在世时,辅佐她母亲的公公,颜安也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,俩人的关系还不错,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,所以颜安也不会真的对他发火。

    “可是您就只看过他一个人吧?后宫之中还有很多长得不错的公子,您要不要先去看看?”王公公跟在她身后劝导着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