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慕流尘见他俩打起来了,他默默地想撤退,结果丘比特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样,回头又对他攻了过来,“你别想走!”

    慕流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丘比特怕不是个傻子?

    明明丘比特可以跟‘颜安’一起打他的,结果丘比特要帮他先对付‘颜安’,现在连他也打?这不是想让他和‘颜安’联手打丘比特吗?

    场面再次反转,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慕流尘和‘颜安’二打一丘比特。

    然而,‘颜安’已经撑不了多久了,之前被慕流尘打的毁容追了那么久,失血多过,再加上丘比特的攻击,没过多久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丘比特也松了一口气,终于可以好好跟慕流尘解决事情了!

    ‘颜安’一倒下,场面变成了一对一,丘比特的攻击越发猛烈。

    一掌打向慕流尘的胸膛,虽然慕流尘及时躲开了,但掌风直接把慕流尘怀里的植物颜安的花瓣给打掉了。

    她的花期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过,被他这么一打,即使在慕流尘的怀里,花瓣也还是开始松动掉落了。

    本就是一朵娇花,哪里受得了这种痛苦?

    “好痛啊!”颜安当即惊呼出声,从慕流尘的怀里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土里缓缓……”慕流尘快速把她从怀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刚把她从怀里拿出来,她的花瓣已经所剩无几了,慕流尘正想把她往旁边的土里丢,结果发现颜安的身上很烫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株没有体温的植物,现在却烫的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慕流尘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颜安难受的点了点头,“我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死!”

    旁边的丘比特看到这一幕,停下了攻击,跑到慕流尘身边,想要抢颜安。

    他还想问问关于楚清墨的事情,以及什么邪恶组织的事情呢,她不能死!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!”慕流尘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转身就要带颜安走。

    什么死不死的?晦气!

    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,颜安身上的那股香气愈发浓郁,忽然砰的一声……

    慕流尘感觉身体一重,捏着颜安的那只手手感也变了,仿佛触摸到了人嫩滑柔软的皮肤。

    鼻息间也尽是少女的体香……

    经过丘比特刚才那一掌,颜安疼的直接变成了人,身无寸缕的紧紧抱着慕流尘的脖子,挂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边哼哼唧唧的哭喊道:“大爷,我好痛啊!!!”

    慕流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变身变得有点不是时候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经过她这么一喊,慕流尘立马伸手抬住她的小屁屁,以免她从自己身上掉下去。

    颜安身上没有衣服,他的大掌直接接触到她光滑的小屁屁,这种触感……让他忍不住多摸了几下……

    慕流尘咬牙,变出一件红色外衣出来披在了颜安身上。

    慕流尘是背对着丘比特的,颜安趴在他怀里自然就是面对着丘比特的。

    丘比特清楚的看到颜安眼里没有一丝难受的情绪,嘴上喊得厉害而已,实际上压根就不痛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